内蒙东胜市幢拼养老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- www.ynwhjc.cn

在该村北二环线的一座大桥下不幸身亡

2020-06-26 20:43

芙蓉区民政局负责人表示,目前全市各救助站已开展各项针对流浪人群的集中行动,定期派工作人员带着过冬物资上街寻找流浪人员。“我们主要是劝说流浪者进救助站,但仍有相当部分的流浪者并不愿意进去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对于这些人,会给他们买回家的火车票,并给他们买吃的、送喝的。

3日下午,记者来到事发现场。大桥下车来车往,很少有行人经过。路中间有两排巨大的桥墩,桥墩处是宽约1米多的水泥隔离带,当时该男子就躺在隔离带上。记者穿着厚实棉衣裹着围巾站在隔离带上,冬日的寒风和车辆经过时刮起的风直往身上灌,不到5分钟就被冻得瑟瑟发抖。

“我当时也去桥下看了一眼,他头发齐肩,浑身脏兮兮的,身上穿着一件夏天的短袖,破旧不堪,裤子仅余半截,衣不蔽体。”杨先生说,昨天还有同事在路上见过他,即便现在很冷了,但这几个月来他一直穿着这套单薄的衣服。

据本报记者调查,每天在长沙约有2000名流浪者流浪街头。他们因各种原因既不愿到救助站接受救助,也不愿返回老家生活,就这样居无定所地漂泊在外。

杨先生在附近的恩泽汽修店工作,他说早上有居民路过桥下时,发现该男子躺在桥下的人行道上一动不动,上前一看,才发现他已经身亡。

“我们看他挺可怜的,附近的很多居民都曾给他送过干净的饭菜,但他特别固执,不肯接受人家的施舍,连理都不理,宁愿自己去潲水里捞东西吃。天冷了给他送衣服,他也不穿,大家也没办法。”邵先生连连叹息。

去年12月26日晚,长沙市天心阁附近,本报记者和义工将爱心捐赠的被子给一个流浪老人盖上。记者 田超 摄

今天早晨,长沙寒风凛冽,天空还飘起了雪花。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高岭村早起的居民发现,在附近流浪多年的一名30多岁的男子,在该村北二环线的一座大桥下不幸身亡。该男子被人发现时,身上仅穿了一件破旧的短袖和半截裤子。

当晚,本报记者带着数百名读者的暖暖心意,来到长沙火车站、橘子洲大桥下等流浪者聚集点,将上千件爱心衣被分发给他们。

居民赶紧拨打了120和110,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检查,确定该男子已经死亡。经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刑侦大队法医现场勘查,排除了他杀。

得知流浪汉在桥下身亡的消息,不少高岭村的居民都深觉惋惜和难过,“他在这流浪起码有五六年了,附近的人都认识他,叫他犀利哥。”

自本报上月19日向社会发出“帮助流浪者温暖过冬”的倡议后,引起了全省各地读者的强烈反响,截至上月26日晚,共收到了市民的爱心棉衣棉被2000余件,其中不少是崭新的棉衣棉裤、围巾帽子。还有数百名读者从常德、株洲、岳阳等地打来电话,希望能资助这些流浪者。

但有一点让邵先生印象深刻,“他从不吵闹,也从不向人乞讨要钱,更不吓唬路人、欺负小孩子,所以附近的居民也不烦他,他有抽烟和嚼槟榔的习惯,大家偶尔会给他些烟和槟榔。”

上月26日,长沙雨雪纷飞,气温降至1℃。当晚,本报记者和多名热心义工带着整理打包好的四车衣被,来到长沙街头送给流浪者。

目前,本报“帮助流浪者温暖过冬”爱心行动仍在继续。如果您家中有闲置的棉衣棉被,请拨打本报热线96258联系我们。

今冬首场雪后,长沙民政部门对城区流浪者展开了救助行动,24小时安排人员街头值班巡逻,确保流浪者不受冻挨饿。

“他平时都是从附近饭店的潲水里掏东西吃,或者在垃圾站里捡吃食。”附近一家挖机配件店的邵先生说,平时看见他一般都在垃圾站或桥下过夜,活动的范围在捞刀河社区、高岭村、彭家巷一带,早上起得很早,整天到处闲逛,高兴的时候还会唱歌。